Your Cart

Your shopping cart is currently empty

Shop Now

【正面育兒】疫症下兒童的生活失去「據點」 成為懂反省的父母更顯重要 👶🏻🌟

articles/joseph-rosales-m0yRv0GxkV8-unsplash.jpg


踏入七、八月,香港肺炎疫情再次嚴重起來。雖然香港沒有像其他國家般封城,孩子的活動沒有完全地受阻,但今年的暑假或即將到來的開學日都會不如以往。面對著這樣的新挑戰,不論是爸爸媽媽或孩子們都會不知所措,這是能理解的。今次就希望與大家一同了解一下孩子在這個情況下的一些心理特徵,並介紹一下「反省實踐」這方法如何為家長或照顧者在日常生活的育兒過程中提供一個方向,更希望作為成年人的我們在學習調節自己時,亦能增強兒童的能力。

對小孩子來說,何謂生活的「據點」?
各位家長有否留意到,小孩子有時在敍述一些對他們意義深刻的事時會說:「我記得⋯⋯」又或是「嗰陣我⋯⋯」。研究兒童遊戲與治療的學者Fraser Brown就指出,這些深刻的回憶對小朋友來說都是一些重要的據點(Reference point),對孩子們渡過一年又一年的時間十分重要,特別是對一些較年幼、未完全掌握時間這概念的小孩子。節日慶祝活動、開學日、年度旅行等等都是對小孩來說,很重要的據點的一些例子。

Brown進一步用例子去解釋在極端的環境下,成人們可以如何爲孩子的生活提供據點。他的研究中的其中一個項目是爲羅馬尼亞的一個落後的鄉村舉辦夏令營。這鄉村環境簡陋,孩子們沒有固定的時間表。幾年的時間過去,研究人員描述,鄉村裡所有孩子從夏季至冬季都在談他們在夏令營中所做的事情,然後他們談到了在下一個夏令營中將要做什麼。顯然,夏令營成為了他們生活中關鍵的據點,尤其是對這一群生活根本沒有太多結構的孩子來說。

雖然現在香港孩子們的生活未有如上述的例子般極端,但他們很多的時間據點確實有因爲疫情而被打亂了,社交生活亦因此而中斷,對孩子來說可能是一件大事。那家長們可以怎麼做來挽救這現象?很簡單直接爲孩子的生活提供據點。例如在即將來臨的開學日,爸爸媽媽不妨在家中為小朋友辦一個簡單而有意義的開學禮呢!就算在沒有疫症的日常生活中亦建議爸爸媽媽或照顧者在這方面加點心思😉例如節日來到時,在家擺放慶節物品、做一些習俗傳統;每逢夏日都去一趟離島沙灘,這些對成年人來說看似必然、沒什麼特別的事,其實對孩子的成長頗爲重要。

疫症下兒童的生活失去「據點」,成為懂反省的父母更顯重要⋯⋯
大人自己也煩惱多多、亦有自己的情緒,要助小孩填補生活的缺口並不是容易的事。不知大家在疫情下有沒有受到以下這些煩惱的困擾呢?覺得孩子缺乏學習機會、覺得孩子的成績會墮後、覺得孩子很悶但家裡又沒有太大地方給孩子玩耍⋯⋯但請緊記這是我們大人的角度、這些擔心很多時是源於大人無法實現自己認為最適合孩子的東西。更糟糕的是,我們很多時都會把這些擔憂放在面上、掛在口邊。我們或會忘記或沒意會到孩子在這時候,亦從我們身上觀察和學習「擔憂」是什麼和如何處理擔憂的情緒。反省實踐(Reflective Practice)能助作為照顧者的我們,有系統地去了解自己的情緒和行為。


什麼是「反省實踐」(Reflective Practice)?
反省實踐亦譯做反思實踐,理論上來說,反省實踐是透過仔細的自我反省來檢視日常生活中的遭遇,並對自己的價值觀與論理給予批判性的注意。這樣的練習有助培養出新的看法。這個練習廣泛被幼兒工作者應用。每日重覆的工作會使我們麻木,容易對日常經驗等「少事」不加以思考和反省,所以亦難以進步和提升。因此,一個有系統的反省練習能提供一個指引,助我們一步一步的自我反省。這是實踐練習的重要性所在。 

「反省實踐」的四個步驟
不同學者就反省實踐提出了不同的模型,今次想為大家介紹的是由David Tripp

提出的「指引式反思模型」(Guided Reflective Protocol)。他主張和鼓勵我們留意一些日常普通事件,這些事件通常可以揭示我們行為的潛在趨勢、動機和結構。

第一步:發生什麼事?
要回答「發生什麼事」這問題其實不易。對於日常生活的事,我們都習慣跳過細節、先下判斷。這步驟提醒我們要先從簡單描述一件事開始。大家不妨每日寫下一件與孩子之間的事。當我們有了個簡短的敘述後,便可進入下一步。

例如:小美今天在露台淋花時把水倒下去,弄濕了樓下鄰居露台的衣服遭投訴。我罰她一星期不準再出露台淋花。 

第二步: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

仔細地想想發生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例如:小美或許是因爲好奇把水倒下會怎樣,想知道水可以倒到多遠。讓她出露台淋花時我好像沒有與她一起定下一些規則。或許我可以與她一起淋花,並從旁指導。我罰她是爲了警惕她。

第三步:這可能意味著什麼?

上述的前因後果有沒有帶出一些含意或突顯出你一些育兒的特徵。大家可以參考這些指引問題:1) 我為何會以這種方式來做事情?2) 我為何會這樣理解事物?3) 我這樣處事,誰會受益?4) 還有多少其他的方式可以處理到這件事?。 

例如:孩子平時的活動有否滿足到他們的好奇心?我與孩子互動時有否抓緊機會鷹架孩子呢?罰她的作用大嗎?

第四步:這對我的育兒方式有什麼影響?

以上的反思令我有什麼改變?若有同樣或相似的事件,我將會怎樣理解事件和怎樣做?


資料來源:

Brown, F. (2010). Therapeutic Playwork. International Play Therapy World Conference.

Tripp, D. (1993). Critical incidents in teaching: Developing professional judgement. 

Photo by Johnny Cohen on Unsplash

Photo by Caleb Jones on Unsplash

Photo by Joseph Rosales on Unsplash

English